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_ 第一百零八块小甜糕

时间:2021-06-05 17: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苏景闲小说听说我很穷[娱乐圈] 第一百零八块小甜糕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观众席传来明显的骚动, 台上, 赵书亚的神情也在一瞬间变得极为僵硬。

    他先是小幅度地做了一个深呼吸,随后扯出一个假笑, 才拿起话筒道, “余年, 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直呼姓名。

    在藏宝这个节目的第一期,也鉴出过两三件赝品, 主持人有经验,反应也很快, 着手往专业的角度上引, “余年老师判定这幅画是赝品,请问有什么依据吗”

    余年语气淡淡, “有。这幅画迄今为止,一直都在作画者的后代手中, 未曾流出, 不存在重金买走这样的情况。所以我判定,这位藏宝者手里的夜宴图, 是假的。”

    余年话音刚落, 主持人还没接话, 赵书亚就先出了声。他有些支撑不住文雅的面具, 眼神阴鸷, 话里更多了两分咬牙切齿。

    “第一, 你坐在鉴定师席位上,便有做出公正判定的责任。看都没看一眼, 你是开天眼了,就能确定这是假画

    第二,你怎么就确定,夜宴图真迹一直都在作画者的后代手中

    第三,我爷爷当年知晓了这幅夜宴图的下落,多方寻找,花了重金,求了又求,才终于把画从原主手中买了下来。你怎么就确定,卖画的人不是作画者的后代”

    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我不会容忍这样不公正、不切实际、含有极大个人主观情绪的鉴定。你说画是假的就是假的,那我们赵家不就成了笑话”

    主持人抓住这个间隙,拿回现场主动权,开口道,“余年老师判定这一幅夜宴图是假画,那么,我们的古老先生,以及甘馆长,判定结果又是什么呢”

    赵书亚也再次看向了鉴定席,强耐着脾气,等着古益延和甘州的判定。

    照例是古益延先开口,他神色严肃,徐缓道,“我赞同余年老师的判定,这一幅夜宴图并非真迹。”

    赵书亚脸色一黑。

    等甘州发言时,也道,“我也是一样的看法。”他多说了两句,“夜宴图确实如余年所说,一直都在作画者的后代手中,未曾流出。”

    赵书亚面色铁青。他攥紧了话筒,“三位不曾仔细研究,不曾近看,甚至是看都没看一眼实物,就都判定这是假画了这让我非常怀疑这个节目的公正性与专业性”

    等到八月二十二号,藏宝第二期播出时,余年假画风波这个tag就被买上了热搜第五,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冲上了热搜第一。

    “余年假画风波卧槽被叫一声老师就膨胀了艹人设上瘾了疯了真以为自己是经验丰富可以横着走的鉴定专家随口污蔑、态度倨傲,谁都知道,他余年一直忌惮赵书亚会取代他的位置,这是有多狠毒啊,才会在国家台的节目上,信口雌黄,生生将一幅价值两个多亿的名画,说成是假货余年滚出娱乐圈”

    “余年假画风波赵书亚的粉丝就别带节奏了,说余年忌惮赵书亚的,是越级碰瓷碰多了,真以为自己够得上和余年一比高下了怕不是幻觉另,支持年年的判定,我们相信,年年足够专业。再另,被鉴定出赝品的又不只他一个,就他买热搜买水军,钱多”

    “余年假画风波我真是服了赵书亚了,参加让我来唱被余年五分淘汰,是我绝对不想再看余年半眼。他真的脸皮强韧,又主动凑过去了,这下,画是赝品哈哈哈不过赵书亚和他爸,话里话外,隐晦不隐晦,都在说余年穷得眼里只剩钱,被文人不齿,这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余年假画风波那个,非哪家粉,纯路人。我就只想说,大家不会觉得奇怪吗说余年是和赵书亚有仇,所以才一口污蔑画是假画,逻辑没问题。但古老先生和甘馆长为什么也这么说我觉得,说不定这画真的是假的”

    网上吵得一团乱,孟远在电话里也是暴躁,“这个赵书亚真的毒,砸钱买水军都不带心疼钱的,打定主意想挑事儿”

    余年正在去山区的路上,飞机转火车,又转大巴,现在车颠簸着开在狭窄曲折的山道上,头有些晕,说话也不太有力气。

    “谢游查到了,赵书亚和赵春明父子两个打的主意,一是到节目上给我添堵,顺便嘲嘲我,等节目结束后,再带节奏。”

    “顺便再炒一波人设”孟远想都不用想就明白过来,“家里藏着一幅两个亿的古画,还不卖,一家三代都高尚,不为金钱所动啊真是书香门第,一股清流啊顺便再踩你几脚是吧我呸”

    余年看着车窗外陡峭的山壁,接着说道,“第二就是,这幅画他们表面上说着不卖,但实际是要卖的。选出了三个买家,但给价都不算太高,估计达不到他们的理想价格,所以一直没卖出去。”

    孟远“所以巴巴地想上节目来,给这幅画宣传一下,提提价格”他自言自语,“卧槽,他们孟爸爸我,也挺久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一家人了打算得真精”

    余年“嗯”了一声,“而且,他们估计心里有数,这幅画有一定的可能,是假的,所以想趁着这几年收藏市场回暖,赶紧高价卖掉。”

    “还有比国家台更好的宣传平台没有这算盘打得叮当响啊”孟远琢磨了两秒,又笑起来,“可惜啊,年年你一眼就看出来了,画是假的这赵家满算盘珠子,就只有撒一地的份儿了”

    他想到什么,“你是不是已经进山了山里没信号的话,也别急,我在外面帮你顶着的,你就安心。要是”

    后半句还没完,就只剩了一阵杂音。

    余年看着只剩了一小格的信号图标,无奈笑了笑,继续靠着座椅靠背闭目养神。

    日曜手机公益项目的目的地叫新丰村,在绵延的凤首山深处,都是山地,海拔高,交通闭塞,环境恶劣,资源匮乏,自然灾害还频繁。一行十几个人到达新丰村时,天色已经擦黑。

    没有网,信号时有时无,又车马辗转的,众人都极为疲惫,简单洗漱后,就各自休息了。

    与此同时,微博上已经是风雨一阵接着一阵。

    先是余年假画风波的热度没有降低,反而见涨,什么看法的人都有。甚至还出现了余年为了对付赵书亚、将自己的竞争对手碾进土里,不惜花重金收买甘州和古益延的说法。

    并且,这个说法还得到了不少赵书亚粉丝的认同,纷纷表示心疼赵书亚,恶心余年的阴险。

    而在当天下午三点过,东南美术学院的一个学生,在微博上发布长文,指控东南美术学院的教授、赵书亚的父亲赵春明,长期压迫威逼学生,抢走学生的作品,署上自己的名字后,对外称作自己的作品。并以多种方式威胁学生,不能向外界透露一个字。

    赵春明以这样的方式,不断积累自己的名气,评职称,获奖,出书,甚至登上了大讲堂。被夺走了数个作品的学生患上了抑郁症,终于无法忍受,决定在死前揭发赵春明的恶行。如果不能讨回公道,那么他对这个世界将彻底失望,再不留恋。

    开始时,这条微博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直到一个粉丝近五位数的博主转发后,这条消息才进入了无数人的视野。到晚上时,已经引起了大量的转发。

    但很快就有人出来“辟谣”,说这是有计划的污蔑,强占学生作品这件事,整个事件都是虚构的,为的就是泼赵春明的脏水,然后将赵书亚一脚踩进泥里。

    紧接着,赵书亚更新微博称,“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让你不惜用这些阴险狠毒的手段对付我。有什么冲着我来,别牵扯到我的家人。”

    这条微博一经发出,好几个营销号、论坛联动,纷纷称赵书亚发的微博中,用阴险狠毒手段针对他的人,指的就是余年。一时间,到处都是相关话题的讨论。

    赵书亚挂断电话,脸色很不好看。他将手机“啪”的一声扔在桌面上,毫不客气地指责赵春明,“你不是说,那个学生老老实实,天天就只会画画,除了画画什么都不知道,完全被你控制了,不会闹出事儿的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赵春明全没了在镜头前的儒雅,眉心锁得死紧,烦躁道,“我怎么知道会出这档子事儿人安安生生地在画室帮我画下次开画展需要的新作呢,谁知道,转个背的功夫,就给我闹到网上去了”

    他又换了语气,“儿子,你比爸要懂,这事儿就指望着你了啊”

    “事情闹得很大,但也不是难事儿,这个人虽然曾经是你的学生,但早就从美院毕业,不在学籍。家里父母都是农民,什么都不懂,就是翻了天,也没多大威胁。”

    赵书亚知道自己和赵春明之间,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他缓了语气,讲自己的布局,“我现在已经把锅都推给了余年,再适当运作运作,说不定,最后什么脏水都泼不到我们身上。”

    眼睛一亮,赵春明又放不下心,“真的可我看了你发的东西,就那么简单两句,就行了”

    “当然就行了。话最忌说得全、说得完整。说完整了,反倒少了联想的空间。我这么说话,多得是人会帮我解读。

    我不敢指名道姓,说明我忌惮那个人的势力。我让什么事都冲着我来,说明我有担当,保护家人。而背后那个人呢狠毒,阴险,藏头露尾。”

    赵春明想通过来,手掌一拍,“不愧是我赵春明的儿子这招真的漂亮这下,那个余年是被打落牙齿混着血吞,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赵书亚轻松地耸耸肩,“对啊,要的就是这效果。他给我五分的耻辱,一次次挡我星途,注定要被我记一辈子”

    不过事情没有同他们预想的那样发展。

    晚上十点,橙子娱乐的官博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是记者聂明新在采访一个穿着旧衣服,身形瘦削、眼神黯淡,名叫夏瑜的年轻男孩儿。

    对方详细地将一桩桩一件件,关于赵春明霸占他的作品、署上自己姓名的事情,全都叙述了出来。他全程没哭,反倒是聂明新红了眼眶。

    在聂明新问及,是否有证据时,夏瑜拿出了一个u盘,“这是我保存的录像,虽然我在用尽千方百计买好设备、悄悄录下这些影像时,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有把这些录像公诸于世的一天。”

    录像内容很单一,一开始只是夏瑜在阴暗逼仄的画室里,日夜不停地画画,从他专注的神色,能看出来他对画画的热爱。

    很快,赵春明出现在了镜头中,神色狰狞地对夏瑜大骂,随后拿走了夏瑜完成了的画作。

    同样的情景,上演了四次,触目惊心。

    而很快就有人找出,被赵春明拿走的那四幅画,一个转眼,就成了赵春明呕心沥血的新作。

    一时间,众人哗然。

    而赵春明的履历、名望和人设,也在一瞬间尽数崩塌

    一直守在电脑前的孟远紧盯着数据,分神问施柔,“夏瑜怎么样了”

    施柔顺手递了一杯咖啡给孟远,回答,“我陪着接受完明新姐的采访,他精神状态还不错。后来谢总的人过来把夏瑜接走了,说是会在事情结束前,保住夏瑜的人身安全,还找了心理医生。夏瑜也说,会努力配合治疗,他想活着,想画画,想给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养老。”

    她说着也后怕,“要是谢总的人晚几步找到夏瑜,而是让赵春明先把人带走了,还不知道会是什么个样子,夏瑜真的太可怜了。”

    孟远见她眼睛都红了,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当作安慰。

    “我从来不信人恶自有天收这句话,我更相信,人定胜天。”孟远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如果夏瑜自己不站出来,那么谁也帮不了他。但现如今,他站出来了,那我们也说不定,能当个正义使者。”

    赵春明事件足足在网上发酵了一天,因为有谢游介入,无数媒体和山海一般的舆论不断施压,东南美院最先出声,开除赵春明,并永不录用。随后,书画家协会也正式发文,称在核实相关情况后,解除赵春明的成员资格。而夏瑜也正式起诉赵春明,不少媒体都表示,会持续关注这件事的进展。

    就在网上舆论热度逐渐平息,网友再次被分散注意力时,郁青打人这个话题突然空降热搜榜。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